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德州能治白癜风的西医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20:41:1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德州能治白癜风的西医,北京治疗白癜风多少钱就够了,关于白癜风的复发,滦县白癜风医院,台湾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美国白癜风医院,潍坊白癜风遗传么

原标题:申城阿婆患上阿尔茨海默症 纪录片讲述这对耄耋老人的相伴

  原标题:上海温度·美丽心灵阿婆患上阿尔茨海默症,她用纪录片讲述这对耄耋老人的相伴

编者按

一对生活在上海的耄耋老人,阿婆不幸患上阿尔茨海默症,老伴不离不弃,精心照顾,他们相爱相守的故事被拍成纪录片,导演呼唤更多的人关注老人的爱与尊严。一个爱心组织,联合知名设计师推出螺蛳壳儿童空间改造计划,为100户困境儿童改善居住环境,带来生活新希望。打工者来沪开酒店,发现社区老人就餐有问题,干脆把酒店一层变成“公益餐厅”……

在上海,每天都发生着这样的暖心故事。一个人,因公益而更具魅力。一座城,因公益而更显卓越。“广怀仁爱之心,广行济困之举”,让城市始终有温度。城市的“温度”,不仅在风物之美,也在于精神之美。

树锋和味芳,是一对生活在上海的耄耋老人。十年前的一个午后,味芳独自出门去理发,却到晚饭时辰仍未回家,最后警察把她送回了家。

树锋这才意识到,味芳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,俗称老年痴呆症。之后这些年,她几乎忘记了生命中所有的人和过往,唯独认识和依赖着与她相伴了近半个世纪的爱人树锋。

第七届上海“公益伙伴日”上,赵青导演用一部纪录片《我只认识你》,带来了一个关于记忆、爱与尊严的真实故事。近日,记者专访了赵青导演,听她讲述一对耄耋老人的相依相伴。

生活40多年的老伴记忆消逝

“伊到啥地方去了?”镜头里的味芳坐立不安,在家中踱步。时而走到窗前,寻觅树锋的身影。

藏在摄像机背后的赵青,时常被味芳误认成同事。树锋去医院打点滴,味芳找不到老伴,显得焦躁而无助。自从患上阿尔茨海默症,味芳的记忆力一天天流逝。医生诊断后,她的智力几乎退化如同四五岁的孩子。

导演赵青和制片人冯都,和两位主人公有着特殊的关系。树锋是她们的叔公,味芳是叔婆。两人结婚时,味芳已经42岁。那时,树锋的第一任妻子病逝,女儿夭折,只有儿子与他相伴。如今,儿子在澳大利亚定居,两位老人携手相伴。

“我的发夹哪去了,咦?刚刚还看到嘛。”味芳在卫生间来回寻找,干脆把手伸进马桶里掏。树锋从房间走出来,拿着新发夹递到她手里,“侬的发夹还要我给侬”。他转过头,对着拍摄的赵青说,“这是我买的最后一个新发夹,又要出门买一堆留着了。”

“叔公每天照顾叔婆,不断处理叔婆制造的大小麻烦。”拍摄过程中,赵青发现,独自面对镜头时,他会摇头:“我脑袋胀痛”。可面对味芳同一个问题短时间内重复发问,他却总是如同第一次回答那般,耐心而平静。

看得出来,树锋和味芳感情深厚。一次,味芳的几位学生来看她,“老师,您都80多岁了,头发这么黑,染过吗?”味芳说,“没染过”,树锋一旁抢着对她说:“你是天然美、自然美。”味芳乐呵呵地说,“别闹了。”

他们最终选择了养老院

从2012年,一直到2015年底,这部纪录片一拍就是三年多。拍摄过程中,赵青捕捉到许多挥之不去的社会问题。

一次患肺炎后,年近90岁的树锋感觉力不从心。他向味芳提出,一起去养老院住。在他收拾两人东西时,味芳不停地说:“我自己的家这么大,为啥要住人家家里?”

他们住进了市郊一家养老院,在院中散步,看看鸭子,聊聊天。更多的时间,两个人,一人坐在一张椅子上,望着前方发呆。

味芳无时无刻不吵着回家,而树锋也不习惯养老院的生活。三天后,他们回家了。“在家里可以动,在养老院不好动了。”树锋说。

树锋老人也想过请保姆的问题,但是味芳除了他,谁也不认识,谁也不相信。“叔父是上海交大毕业的,他有很多自己的生活情调。”赵青说,树锋喜欢写书法,打太极,听京剧,可自从味芳患病后,他的生活被打乱了。他们就像“连体人”,树锋走到哪里,味芳就要跟到哪里。

好多次,赵青拿着摄像机,泪流满面,无法继续。“当另一半失去记忆,似乎一同走过的路都被擦去。而如今没有子女在身边照应的他们,必须独自面对生活中所有的事情。”

“我心里觉得对不起她,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”一次,面对镜头,一向乐观的树锋老人控制不住,哽咽着说:将味芳一个人送进阿尔茨海默病的专门护理机构,他于心不忍,因为味芳只认识他。继续独自在家照料味芳,他已深感力不从心。就这样,两位老人最后还是选择住进家附近的枫林街道第二敬老院。

天凉了,树锋从养老院回家收拾几件冬衣。当他走进空荡荡的家,老人再次哽咽。“以前,两个人在家里说说笑笑。两个人,才是一个家。”

回到养老院,味芳再次喋喋不休问着树锋:“自己有家不住,干嘛要住人家家里?”纵然有千万个不愿意,树锋只能对她说:“味芳啊味芳,侬跟我一世就要跟到底,我哪能,侬就哪能。”这时,味芳似乎听懂了,朝他笑笑。

由于床位安排不过来,起初,树锋和味芳分在两个房间。“我要回家”,睡觉前,味芳反复叨念这几个字。她对护工说,“睡觉前,我和爱人都要聊天的。过几天我就回家去。”树锋坐在门外,等味芳睡着,轻手轻脚进房间看了眼老伴,这才放心回房。

当年华老去,请给他们爱与尊严

纪录片中,味芳的主治医生是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任医师李霞。多年来,这个家庭的生活一直是她的牵挂。

中国目前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人数达到900多万,位列世界第一。赡养失智老人,已成为普遍的社会问题。

李霞医生接触过无数个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家庭。“得了阿尔茨海默病并不可怕,关键在于是否有人陪伴,能够生活在一个有爱有尊严的环境中。”她说,对患者来说,“忘记”并不是最致命的,周围的人都无法理解和爱护他们,才是最无奈的。

赵青说,如今,91岁的叔公和90岁的叔婆,逐渐适应了养老院的生活。由于树锋的精心陪伴,这些年味芳的病情恶化不算严重。虽然生活已不能自理,但她还认识他的爱人,尽管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。“叔婆是幸福的,她仍然过着有尊严、有爱、有质量的生活。”

每一位看过纪录片的人,特别是阿尔茨海默病家庭,都有许多“感同身受”。

“我的先生是一位科学家。”满头银发的金奶奶每次谈到老伴都难以控制情绪。她对赵青说,老伴因为还有哮喘、心脏病等需要住进医院,自己年事已高不能随时守候。每一次,老伴见到她都会很依赖、很想念。

魏企强所在的企业,有许多专门研发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专家。由于工作性质,专家平时大都在研究室做药物研究,没有机会接触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和家庭。“看了树锋和味芳的故事,觉得自己这份工作更加有意义,责任更重了。”

中国有句古话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在赵青眼中,这也是一个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。爱是缘分,爱是相守,也是道义和责任。

总有一天,我们也会老去。当年华老去,重病缠身,请不要失去生活的勇气和乐趣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京中医白癜风医院如何